首页 »

傅莹:请不要误读中国

2019/9/11 22:58:57

傅莹:请不要误读中国

 

今年是二战结束七十周年,也是一战百年之后的第一年。世界又一次站在了变革的风口。中国作为最重要的变量之一,要理解中国,就必须从现代视角来看。

 

本届中国学年会以“中国改革、世界机遇”为主题,其中包含了一个重要命题,即应该如何认识中国的变化,这种变化将给世界带来什么,世界又将如何回应。


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发布的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稿,第一次将国家的经济规划和全球经济的发展联系到了一起。十三五规划的核心词是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,更加突出中国跟世界的相互依存。这一段时间以来,外界非常重视解读中国的十三五规划,以此作为判断今后五年中国发展和全球经济走势的重要的依据。


美国对于中国的解读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解。美国人对中国的政治立场和中国人的情感缺乏了解和认识,常常是从自己的角度和利益出发,也会因为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出现分歧而产生情绪,进而影响到美国的对华政策和思维。今天,在西方世界的信息库当中,关于中国的知识是欠缺的和片面的。

 

造成这种局面,有两方面的原因。一方面,西方世界很多人放不下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,还背着沉重的意识形态的包袱,所以很难真正的认识中国。另一方面,中国也确实需要提高自身构建叙事的能力。正如今天上午谭中教授提出的问题一样,美国人研究中国,都不看中国人写的书。

 

要构建中国叙事绝非易事,语言和文化上有很大的差异和障碍。我们对外叙事容易进入西方语境的轨道,而西方的语境本身是有它的历史文化包袱的,所以拿它来构建中国叙事往往就会南辕北辙。但是如果完全从中国的传统语言的体系,又很难让人听得懂。所以目前看这两个绝对的方向的选择都难以取得效果。

 

中国的制度和文化与西方是不同的,但不是对立的关系。我们要做的是:

 

第一,我们必须坚持立足于中国的根基和中国的特色,立足于中国的政治现实和我们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讲中国。如果拿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,去横向地套到任何其他国家的议会制度上去做比较,既不准确,也很难理解。

 

第二,中国确实要努力地去在国际体系中赢得更多的机会和话语权,同时我们也要增强发声的能力。我们要研究中国如何为亚洲乃至为世界的和平发展做出新的贡献,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,承担更多的责任。


第三,我们中国人要走出苦难和悲情的心态和表达方式,在中国叙事中不断增添阳光、自信、包容的色彩,更加坦荡地阐述中国的战略目标和战略意图。


构建完整的有效的中国叙事是时代的需要。中国叙事正是要解决中外认知的这个巨大误差,用更加系统完备的理论,更加直白和有说服力的话语,让世界更好地了解我们相信我们,这样才能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目标构筑更加平和稳定的外部环境。